“习特会”前夕我院教授考察团在华盛顿就“一带一路”、中美关系等问题同多家著名智库人士进行专题调研座谈


2017-04-06 21:53:55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    点击:902

4月2日至4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吴晓球,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锡军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教授等组成的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在华盛顿密集会见了包括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 (Wilson Center)、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RS)、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尼采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等多家著名智库三十多位顶级专家与经贸人士,对在4月6日佛罗里达州举行“习特会”、“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以及长远的中美关系进行一轮深度摸底。

1

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与布鲁斯学会李成、杜大伟、杰米•贺诗礼等会面

调研华盛顿的三大感受

在数日密集的会谈中,数十位美国智库学者部分观点折射了美方内部的分歧,但有一些集体共识对中国对美政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第一,特朗普对华政策在未来比较长的时期内都不可能清晰,国内政治、执行团队与中国反应是决定特朗普对华政策的三大变量。

美国智库界普遍认为特朗普仍处在“学习期”与“试探期”,上任两个多月来,在重大涉华问题上,特朗普处于“轻率表态——补充认知——重新表态——可能再度轻率表态——再度补充认知”的螺旋式循环。

在中美经贸、朝鲜、南海、两岸关系等中美关系重大敏感议题上,特朗普缺乏对历史背景的基本认知。在补充相关认知后,特朗普可能大幅扭转先前表态,在“一中”政策问题的相关表述即是典型。但这不意味着后续没有变数,在未来至少一年时间内,特朗普对华立场摇摆将是常态。而在这个过程中,部分执行团队会出现更换,国内政治博弈也会异常激烈。

第二,此次“习特会”的重点与难点是中美经贸关系,但特朗普并不能给出解决此难题的明确答案。

美国智库界普遍认为,在中美经贸问题上,特朗普表态多、口号多,但无阐述、无逻辑。有位智库人士还嘲讽道:“特朗普的表态都是为了发推特”,所关注的两大问题“贸易赤字和就业”无法自圆其说。多名学者认为,特朗普相关论调从经济学角度看十分荒谬,是没有理论逻辑与实践基础的“空谈”。多家智库与特朗普政府内部有私人联系,但理性的、可执行性强的政策建议普遍被忽略。美国智库对此普遍失望,有的甚至说,“我们这个研究机构离白宫仅半英里,但彼此内心却差了100英里”。

在经贸政策上,特朗普政府内部的保护主义派和温和派两大阵营间分裂严重。至于哪派胜出,美国智库圈意见不一,特朗普到底出台什么样的政策受外部影响的变量很大。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对美国的塑造力加强。多位美国智库学者转而为中国出主意,希望中国“持续开放”、“理性政策”能够推进中美进程,建议主动邀请美国加入亚投行与“一带一路”倡议。

23

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与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芮效俭、戴博、魏德曼等人合影

第三,此次“习特会”的重大意义在于两人的相互熟悉。中方对美国这位“毫无从政经验”总统的知识补课显得非常重要。

多位学者认为,鉴于特朗普对中美关系具体议题的历史进程与复杂性缺乏认知、立场摇摆,“习特会”谈具体议题可能性低。会面重大意义在于两人在私人层面“交朋友”,中方可借此进行坦率的交流,更好把握与判断特朗普的哪些表态是出于国内政治考虑,哪些才是真正需要中国关注的真表态。

对特朗普上台以来中国方面对其低调、冷静的处理态度,华盛顿智库圈一致持赞赏态度。不少学者认为,从目前“习特会”安排看,中方很好地把握了特朗普个性特征,明白首先要与他建立良好的个人关系,“习特会”的重大积极成果将是就中美共同利益找到一个双方高层都关注的、可持续对话的大框架。

33

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盖瑞•豪夫威尔、尼古拉斯•拉尔蒂、埃德温•杜鲁门等合影

目前特朗普国内外处境的理性分析

基于三十多位美国政商人士的阐述,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厘清了特朗普上任两个月来的一些处境。理解这些处境,对于展开下一轮对美关系而言具有重大意义。

一方面,目前特朗普与华盛顿政界、学界与媒体界的关系极其僵硬,仍处于“90%华盛顿选民投票支持希拉里”的政治后遗症中。两个月来,特朗普并未有效地化解美国社会分裂的矛盾,仍在艰难地适应华盛顿复杂、敏感及微妙的政治生态。从许多方面显示,特朗普并没有对与华盛顿圈子的僵硬关系做出更多的调整。至少在2017年上半年,特朗普执政团队4100个需要新政府任命官员(其中1200个需要国会确认)仍将无法到位,创造了有史以来美国最尴尬的执政团队开局。目前美国舆论界仍在质询2月底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闪电辞职”一事背后的“通敌”、“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因素。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被弹劾可能不再是一个零概率的事件。

加之出于忠诚度考虑和价值观的差异,大量知识精英、政治精英无法被新一届政府任用,特朗普执政团队内人才不多,封闭保守,甚至出现了“家天下”状况被人诟病。整体上看,特朗普与美国传统政界、媒体界仍是两张皮,在许多时候显得格格不入。这种处境极大影响美国未来发展与政策走向。诚如有位美国智库学者所说,“美国纯当老师,中国纯当学生”的时代已一去不返。美国的国运处于下行的趋势中。

44

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与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韦恩•莫里森合影

另一方面,特朗普处于对各个博弈对象的“立威”阶段,特朗普希望像一位“全能的董事长”那样让美国媒体、民主党、共和党建制派在内的“美利坚合众公司”知道,谁才是美国“老大”、“老板”,谁才是真正拯救美国的人。这些努力有时会换来赞赏,如2月底特朗普在美国国会演讲便换来普遍赞许,有时则会激起博弈对象卯足了劲的反扑,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里,“立威”VS“反扑”的进展仍在决定着特朗普政策执行的有效性。

在特朗普政策的弹性空间内,国际社会也在纷纷试图塑造特朗普的内政外交。目前,英国、日本等已从迅速押宝希拉里的“错误”中醒过神来,对特朗普投怀送抱;德法为首的欧盟,以巴西、阿根廷为首的拉美仍处在观望期。特朗普显然还处在“干中学”阶段,一边在琢磨怎么当总统,一边则处在如何更多地从国外牟利、进而保持“美国优先”的漫长试探期。

55

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与霍普斯金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大卫•兰普顿、傅瑞珍等人会面

关于“习特会”以及中长期中美关系的具体建议

诚如前驻华大使芮效俭所说,“我在华盛顿工作60年,这是从未有过的美国政治转折”,中美关系也不得不面对多年来从未能出现过的特殊状态。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国实力增长带来的溢出效应与美国政治变局带来的不确定性,正在呈现中美关系百年难遇的“消长之势”。为此,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在社会舆论层面的建议如下:

第一,对“习特会”与长期的中美关系放平预期,以平常心看待特朗普及其家族成员。时间或许会证明,特朗普会逐渐感受到在复杂的美国政治环境,以及竞争激烈的国际经贸环境下,中国是务实的、值得合作、有助于特朗普与美国未来的大国伙伴。

特朗普是历任美国总统中最不重意识形态的,但他信奉一些甚于意识形态的人生信条,如反感伊斯兰教、相信金钱力量,推崇“个人成功神学”,为了成功不惜牺牲原则,内心高傲与自负,蔑视迎逢者,尊重真正强者。了解特朗普的这些个性,中国就能相对容易地找到对美博弈的办法与交往的方式。

第二,“中国改革开放”基本路线不动摇的社会意志应更清晰地向国际社会释放。中国应当让特朗普明白中美关系演变的逻辑: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有利于中国自身,同样有助于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世界。

目前,“典型的文明古国”中国与“典型的现代国家”美国交往,不能常以胜负论事。“胜”“负”是短时段的概念,暂时“胜”不是赢,能保持长期“胜”才是真正的赢。从长时段的未来而言,中国越来越开放,全球影响力陡增,尤其是坚持以“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心的“共商共建共享”理念,获得了全球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许多州县的欢迎,与中国合作是对美国有利的不错选择。

第三,让特朗普发自内心理解中美“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的原则与国际局势的未来。在国际上,传统的美国盟友都在摇摆中,对于特朗普目前的激进政策持保留意见。目前伊朗在中东崛起,牵制对犹太集团极其倚重的特朗普中东政策;美国国内正在分化,希望特朗普能够更有包容力,在引资与民生上有所作为。此时与中国合作,相互尊重,融入中国发展的大势,能使美国保持应有的地位!

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社会有诸多能够行动之处。在学术交流上,应更多地扭转特朗普“逆差带来失业”的错误认识;从商业往来上看,中国还可列举“一带一路”进展的实际益处,邀请美国加入“一带一路”,推进双方在亚投行、对外投资、基建、科技创新方面的全球合作,等等。

总之,形势比人强。对待特朗普,中国不骄傲、不惊恐,是最好战略定力的表现。目前,美国处于前所未有的主动收缩之势,中国则处在距离民族复兴最近的时刻,两相比较,维持住中国持续发展的常态,保持两国平等交往的常态,防范两国互动突变发生,便会有效地推进中国发展,也将大大提升中国在全球的吸引力,最终助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本文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赴美调研组,成员有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吴晓球,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锡军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教授,人大重阳宏观研究部副主任陈晨晨、人大重阳院办行政副主管刘亚洁。


上一篇: 法学课程、历史学院课程清考安排
下一篇: 关于组织申报中国人民大学“大学生创新实验计划”和“本科生科研基金”2017项目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