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踪迹,九九归——访99级校友


2013-10-27 08:00:00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    点击:869

撰稿拟题的时候,我由衷庆幸采访的是1999年入校、十年前毕业的师兄师姐——只因十年与九九都是再圆满不过的数字,内蕴浑然天成、熨帖巧妙的含义。前辈们的风采和优秀,让我们知道他们身上属于人大人、属于财金人的气息在这十年踪迹间从未淡去,反而历久弥香,挥一挥衣袖便能逸散出来。而他们再聚时依旧相互调侃、亲密无间的温馨氛围,足可印证这份心灵上九九归一的殊途同归。

言笑庄亦谐

对返校校友的采访,多以“毕业多年回到学校的感想”切入,然而,99届的师兄师姐们却完全打乱了我们“老套”的路数。甫一落座,他们便开始自报家门为主,辅以相互拆台。本该我们负责的活跃气氛、拉近距离的活计,反倒让他们在自然亲密的相处状态中无意完成了。

其间,师兄师姐们均提到了自己负责学生工作的经历,这些经历于他们而言是否有益,我们免不了要问上一问。刘燕松师兄了然一笑:“你是想让我们说有吧?”大家犹自忍俊不禁,他却已一本正经起来:“肯定是有益的。”杜蕾娜师姐接道:“就像今天,组织十周年聚会的都是从事过学生工作的,学生干部的热情和组织性还是在的。”“最实际的一点,这些经验都是你找工作时的敲门砖,也是点睛之笔。”燕松师兄的直白不拘颇有雅痞风范,我们又被成功逗笑了。

“那在社团活动和学生工作中要注意什么呢?”

“要学做人。”他毫不犹豫地断言。他告诉我们,相较于以往,大学时和同学交往的时间的深度都会大大增加,需要增强沟通能力。

问及关于人际交往、互相沟通的建议,邹耀师兄笑叹太过深刻,难以回答。旁边的师兄师姐却早已开始催促,要求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他指点一二。

师兄无奈自嘲:“看来我今天出门前刚撒了一层土豪金。有句老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高人同路。’大学时不仅可以向老师学习,身边有这样一群同学才是最幸福的事。”师兄的回答颇具哲思,众人的笑声不觉间都转为深深的思索。

犹念旧时情

校友聚会上,旧照片一一翻过,时光的气息扑面而来。照片里的人大校园朴素陈旧,没有今日的气派,却自如古时名士——尽管粗衣无饰、风尘仆仆,也不改其从容风度。而今,我们坐在宏伟大气的明德楼里,听师兄师姐们讲那过去的日子。

 “开学报道那天,我看见人大的校门,心想人大还是很‘朴素’的——这校门和我小学校门差不多。一进去,两边都是卖生活用品的小摊,很有生活气息。”

 “那时候沟通比较直接,找人基本靠吼,非常有意思。”

 “当时没手机,大家在楼下电话亭排队打电话。南方人打电话时满口甜言蜜语,而我们又听不懂。北京这边的稍微说一些亲密的话就会被一群人起哄。”

“当时的楼都很矮,一举办大型活动,许多人就‘挂’在窗户上‘眺望’。”

“那时还没有院旗,所以运动会时,每个院的标志是自己画的一面展板,各有特色,也深具纪念意义。”

“你知道当时怎么鉴别文件是校会原件还是复印件吗?沾点水会晕开的就是原件。因为校会当时没钱,油墨里需要兑水。”

虽然师兄师姐们话语间多为调侃,更戏称当时为“石器时代”,却充满了温情与珍视,让人感受到这些生活片段在他们心中的沉实分量。正如师兄们说的,虽然现在的人大高端大气,但他们还是怀念当初随地一蹲吃烤串的随适与风情。

聚时一团火

财金的凝聚力是无与伦比的。院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我们是最坚固的堡垒。”提起财金,师兄师姐都一声赞叹:“霸气!”

王欣然师姐提到,大一下的运动会上,临近尾声时财金的比分仍落后于商院,仰赖于最后一搏——女子四百米才扳回了胜局。当时负责最后一棒的女生回忆,由于好胜心切,她起跑不当,中段时便深觉无法负荷。然而,当她听见观众席上财金院的助威呐喊时,便将疲倦酸痛都抛诸脑后,咬牙撑到了终点。

帅方师兄语中含笑:“当时运动会最过瘾的事儿便是贴海报。比赛之前会把海报准备好、院系写好,项目、名次先空着,赛后一个‘1’从头刷到底。然后把海报贴得满学校都是,特别自豪。”

 “就像一二九合唱比赛,最让人难忘的不是比赛的那一天,而是之前漫长的训练、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觉。即使作为观众,无法唱出自己的声音,也要用喊的方式将自己的声音毫无保留地献给财金。”蕾娜师姐眼中浮起的神采仿佛把我们都带回了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此时此刻,明主接待室内安静而又激动。我们共同分享着作为人大人、财金人的自豪感与荣誉感。聚时一团火,是每一个财金人以身代薪、戮力同心的燃烧。

散是满天星

如今,99届的师兄师姐已分散到各个城市、各个岗位,却无疑都是个中翘楚,如同满天星子。这些星星,不仅照亮了自己的一方天空,也在天幕之上遥相呼应,更为我们这些航行中的水手指明了方向。

“大学切记要踏实,不要浮躁。”

“大学四年可以说是一生中最精彩的、最好的时光,有些事,你现在不做以后都不会做了。”

“投入自己喜欢的事情,便是一种值得。”

“大学最重要的方面并不是学习,而是自身素质的培养。所以还要尽可能地参加社团活动,这对你们来说也是难得的经历。”

“你现在觉得同学之间很生疏,但很多事其实要等到毕业后才看得通透,彼时的生疏只是慢热的过程。”

“希望你们能将财金的传统,将呐喊‘财金,财金’的声音一直延续下去,让十年、二十年,很多年以后我们还能听到。”

……

这是师兄师姐留给所有学弟学妹们的寄语,真挚而隽永。

就像我们所共同希望的,再过一个二十年、两个二十年,再过许多许多年,那时,我们可能已经走不动了。但是所有人还能像今天这样回到母校,聚在一起。    

每个师兄师姐手上都戴着一枚印有人大校徽的戒指,造型虽朴素,却有十指连心之感。离开时,他们也未曾摘下。就如同没被偷走的那四年,毕业后的这十年,九九珍藏在心间。


上一篇: 喜报——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第二届体育文化节暨2013新生运动会
下一篇: 【重阳论坛】欧洲金融危机及德国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