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模拟联合国赴美感言——尚劲


2013-04-17 08:00:00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    点击:1083

 当我仔细读过历届财金全美模联人那些曾经的真情流露,当chichen over rice和falafel浓郁的味道仿佛跨越了三年时光和太平洋的宽度再次唤醒我的胃部,当那一句句“excuse me”如编钟鸣响回荡在36个月的跨度。我知道,风景很好,可此趟出行印象最深刻的却是经历的那些人们:

底特律机场的航站楼里并不容易找到直饮水,于是当我第一次在美国和美国人交谈时,内容就是“找水”,但机场一位员工直接领着我去了服务台拿了许多瓶装水,当听说我们是十三人的group时还主动提出要拿一箱水过去;

在喜来登做代表注册的那晚,交费闲暇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和Conference A的Secretary General交谈,我特别和他提到了手中的Conference Program里列示的那些参加NMUN有40年、30年、20年、10年历史的大学,当说到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此次已是第八次参加会议时,他表示非常期待两年后(如果他仍然会工作在NMUN)见证我们的第十次闪亮登场,见证我们学校的名字也可以写入Conference Program的表彰名单;后来在联合国总部举办闭幕式那天,他依然记得我们的“十年”梦,也很高兴能够和他合影;

只身前往肯尼迪机场的那个深夜,匆忙地赶上LIRR火车见到列车员正在咔咔咔地检票,没有买票的我一时傻了眼,各种被赶下火车的画面和情节在紧张心理的催促下迅速脑补出来;然而当我“语伦无次”地向列车员老奶奶解释没有买票时,她很友好地说“补上就好了”;LIRR并不直达Jamaica车站,还要中转,临近下车“换乘”时站在我身旁的完全陌生的那位大叔指着窗外的站台向我讲解如何“换乘”,下车后又看到刚才的列车员奶奶趴在车窗上探出身子指引着我走天桥跨过两个站台,她微笑着挥手告别的样子就这样在列车的鸣笛声和“况且况且况且”中,始终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也为冰冷的有许多黑人的车站增添了无尽的温暖,守护着忐忑不安的心;

我所在的委员会中,沙特阿拉伯是由来自美国New Hampshire大学的“雌雄双煞”代表的,在我们离开喜来登前往波士顿的早上,我碰到其中的帅哥Ryan和他聊到Boston之旅的计划,很巧的是他们也要坐巴士回波士顿,于是一路上我们两个的车前后相差不超过10分钟,在中间休息站买食物时我们还再次相遇,又聊了几句各自的见闻;

纽约Hostelling International的老板在我们打算乘坐M60巴士前往拉瓜迪亚机场的晚上,耐心、详细地解释了缴费规则,还热情地给大家换硬币(此车只能刷卡或投币,纸币不收);和我还聊了几分钟复活节的故事(当时马上要到复活节假期了),很是开心;

在华盛顿的第一晚,在lobby熬夜写明信片、查路线时,老板娘也来吃夜宵,和她请教了几个路线和交通工具问题后,便攀谈起来好多华盛顿的景点的故事,期间我还给华盛顿纪念碑的visitor centre打电话确认其是否仍然不能登上顶端瞭望窗口(地震快两年了,仍然没有修复完毕),老板娘不一会还聊起了她心爱的falafel(真是好吃又健康啊),脸上一副痴迷陶醉的表情;

在杰弗逊纪念堂的“对岸”,一个来自美国西海岸的美国家庭还向我问起了路;华盛顿乔治城之夜,等在十字路口,一位老爷爷配合着自己音箱的低音伴奏悠闲地拉着小提琴;我也仅仅是刚刚停下脚步,居然就有幸听到All I Ask of You这首作品,还是人生中首次听到小提琴版本呢;而且温馨的乔治城老城区配上昏黄的路灯,悠扬的琴声仿佛轻轻萦绕着历经风雨的老城,如相濡以沫的夫妻一般缠绵,“恰是你温柔了岁月”;

最大的收获正是:外在的自信,内在的谦逊。因为如果只是顺着水管,那永远只是自来水;而流过很多风景,才会成为一条河,特别是“当你平躺下来”静心去体悟生活的真谛而非“沉迷”在投行券商咨询的金融漩涡里找不到自己本来的灯塔。马丁•路德•金的雕像上刻着“Out of the mountain of despair, a stone of hope”,正如“Heaven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一样让人感到,坚毅之气充溢于胸膛,笃定之神凝集于眉宇;我总是相信,越努力越幸运,Work hard and ahead is dream;即使,虽未能至,心向往之。

Je reviendrai, je serai millionaire.

Ego amo vos.

Ego amo te.

E PLURIBUS UNUM.

 


上一篇: 本周【现代金融workshop】
下一篇: 我院教职工积极参加学校第五十四届运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