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系

翻越保险业的三道山丘

时间:2017-09-11 14:24     作者:石晓军:     来源:保险文化      点击:

晓军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博导

孔子是个有趣的人,而且骨子里是个理工男。他站在智慧之巅,提出的“欹器”的理论模型就是一个过了几千年还熠熠生辉的“好物件”。“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这里蕴含了翻越心中山丘的圆满智慧,穿过千年的历史尘埃,照进现实和当下,也包括保险。

完全不作为地“虚”着,就会发飘、歪邪、丧气;通过务实的不断精进,就会逐渐充实壮大发展;蓦然回首之时,在不经意之间已经到了顶点;就在登临顶点的时刻,“小天下”的傲慢之心已经悄然滋生,如果任由其蔓延弥漫,就会最终导致覆没的结局。这其实就是一个开口向下的抛物线周期律。这个周期律,可能周而复始,盘旋在每个人的心中,每个公司的董事会里,每个行业的头上。

站在周期交替的新起点上,增长的动力在换挡、倒挡和空挡之间徘徊;生产率在不经意之间或在昂首;创新的种子正在播种;货币、汇改、信贷、债、房地产、资本市场、保险,都在旧的周期的尾巴和新的周期的头部之间震荡摇摆,但终归是要过渡到新的周期中的。或踯躅、或欹依、或阔步行进中的,是外在的物化的世界,不是幡动是心动,每个板块都要翻越自己心中的山丘。

第一道山丘:金融成分与保障成分的配比

保险业要翻越的第一道山丘是金融成分与保障成分的配比。自1666年伦敦大火“烧出”现代保险以来,一部保险发展史就是一部保险不断融合金融要素的创新和成长史。没有金融元素的吸纳和整合,现代保险业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风险保障能力,也就不可能像如今一样成为现代经济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基本环节。

无论监管的风向如何转变,金融成分的不断创新,情景化地适应中国的金融远景、场景化地符合消费者的切实需求仍将是中国保险业的主旋律之一,也是保持高增长的核心秘笈。现在,正站在过去的金融成分配比的“山顶”向下,去寻找下一个更雄伟的山。

第二道山丘:公司治理的“寡”“多”平衡

保险业要翻越的第二道山丘是公司治理的“寡”“多”平衡。在制度正逐渐完善、法治尚未真正植入的中国当下,首要的还是要把人的问题处理好。曾几何时,中国的保险业只有一个国家股东,是绝对的“孤家寡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将引入战略投资者、其他经济成分的股东来中和国家股东的寡头局面视为提高效率的根本之道。

斗转星移,在2016-2017年“险资举牌”浪潮中,人们突然发现,原来很多保险公司已然是某个人的王国。到底是寡头的公司治理结构,还是多方势均力敌的多头制衡结构更有利于中国保险公司的成长?一个轮回过去,又回到了这个问题的起点上。

在国际上,超级大型保险集团同样也面临同样的问题。AIG在2005年格林伯格去职这段公案及其后来的公司管理实际真空问题,就是一个值得认真吸取经验的经典案例。

第三道山丘:产品属性的“吸睛”和“贴心”的取舍

保险业要翻越的第三道山丘是产品属性的“吸睛”和“贴心”的取舍。保险业是一个基于信任的“讲良心”的服务业。产品属性的重要性优先于价格改革和营销变革。在过去20多年中国保险业的高速增长中,真正的保险属性的产品属性有多大的进步?可能更多的是营销的戏法、“吸睛”的噱头,要么就是金融元素的另一种包装。在“回归保障”的大形势下,一些细分市场50%的年增长率可能难以为继了。

可喜的是,一些教科书式的、基本的、但真正“贴心”的保障条款已经在一些服务意识超前的公司的拳头产品中出现。中国的保险消费者主力已然不同于20年前的情况。对于真正“贴心”的产品,市场会立即报以热烈的反响。

同样,面对汹涌而来的FinTech和InsurTech,如何驾驭?善加利用,首先用于产品的提高,以更“贴心”的质量和更“亲民”的价格服务于人、企业、社会和国家。这样,它们就不会颠覆保险业,反而会增强保险业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