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动态

首页 > 校友动态 > 校友风采 > 正文

校友风采

校友专访 |流尽年光是此色——访我院1993级校友秦晔

时间:2017/12/11 14:29:15 来源: 点击:


很多人说,大学生刚入校时都像是一张白纸,而大学生活则为这张白纸添上了种种不同的色彩。飘落到人大这方沃土上的白纸,将被绘上什么样的颜色,又将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记?毕业廿年之后,回首往事,是怎样的记忆让人回想起来不自觉地微笑,是怎样的细节依然温暖着青春不再的心灵,是怎样的色彩写意着逝去的大学时光?1993级国际税收班的秦晔给出了属于她的答案。


冬天的食堂,是绿色的

一个学校的食堂,也会带给学生们独特的回忆。这回忆或使人心中一暖,或让人会心一笑。无论如何,它见证着学生一日三餐的喜怒哀乐,寄托着每一代人的情怀。

而对秦晔而言,留下的却是人大的食堂物价飞涨的印象。她刚到人大的时候,买两毛钱的菜配一毛钱的饭,最便宜的一顿饭可以花三毛钱吃完;食堂三楼的小炒在当时却倒是贵的令人咂舌,五块钱才能买半份土豆烧牛肉。当时尽管有监督菜价和采购价格等的委员会,但食堂还是暗地里还变着法提价,一年还得涨百分之二十左右。“突然不让我们买半份了,可我们自己算了,一份的分量也只有原来的百分之七十五左右。”每逢假期回来,食堂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涨价的,于是价格抬高了之后又买半份菜又是被允许的了。

在秦晔对当年食堂的描述里,除却对菜价的阶梯式上涨不忿,还有冬天里食堂里白菜的那一抹绿。那时食堂会摆出四五个盆来,装满了白菜,切的形状大小各不相同,再分别加点辅料烹制,分盘装后内容倒是相差无几。“看着有四五个菜,但菜的主要部分都是白菜。”

但总体而言,秦晔对学校食堂的饭菜质量评价却不差:“高中时我们的食堂很差,我还是觉得人大的饭真好。”


四月的野山坡,是红色的

1994年的四月,春寒料峭之时,一群大学生怀揣春天到来的喜悦,到野外的一个山坡春游。他们爬到坡顶,支起烤架,串起火腿。欢声笑语夹杂着火腿肠的香气飘荡在空气中,伴随着的却还有一股草烧焦的气味——不知道怎么回事,草竟然烧起来了!他们自己带了水,浇上去却压不住熊熊火舌,又从山上的农民那里买水浇上去,可火依然止不住地扑腾着,扩大着它的范围。被问到最后火是怎么熄灭时,秦晔双手合十,笑着戏谑地说:可能是天佑我大财金,风向突然变了。原来,起初风是往山下吹的,而后风忽然转向了,带着火两边合拢,火没有东西可烧了,就自行熄灭了。

一场不大不小的火,给一次欢乐的春游带来了一些波澜。那带着热度的跳跃的火焰,正如风华正茂的少年充满激情的青春,被深深刻在他们记忆深处。


一二·九的配饰,是橙色的

秦晔关于一二·九的记忆,不只是日复一日严格的练声,不只是一次又一次捧杯的辉煌,还有幕后人员全心全意为比赛服务的团结,更有着即使在困难条件下也不放弃对美的追求的执着。

问起当年的一二·九,秦晔的眼睛倏地发亮,回想起当年她作为系宣传部的成员参与装饰一二·九演出服的故事。在她的学生年代,财金就常年盘踞冠军的位置。但是谈到服装,她感叹到,“我看到我们现在一二·九的衣服,真的是很精美。当年我们没有钱,也没有服装、道具,什么都没有。”当年的服装,不过是最普通的白衬衫和黑裙子、黑裤子,全无出彩之处。当时她在院里的宣传部,和大家一起想出了让财金合唱队员脱颖而出的方法。他们买来橙色和黑色的电光纸,黑色的纸做成男生的领结,橙色的纸被裁成十厘米左右宽的长条,围成环,挂在脖子上就成了女生的坎肩,简约而不简单,时尚大方又美观。说到这里,秦晔举起手在空中比划着,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与电光纸、尺子、剪刀、别针打交道的时候,以自己的方式参与着一二·九盛会。


体育文艺之风,是金色的

财金人的金色年华,有为院出征的热血与思考,也有载歌载舞的欢欣与美好。

当年财金人的运动会,不但是体力的对决,更有脑力的较量。聊起当年的春季运动会,秦晔说:“最有意思的是体育部的部长在那里排兵布阵,算我们哪一项会得多少分。”财金尽管没有特长生,还是有为数不多的体育能力强的同学。为了给学院拿到最多的分,他们就会参加自己有比较优势的项目,甚至用上田忌赛马的策略。体育部的其他师兄,则会深入了解其他院系的运动员,为“排兵布阵”提供可靠的情报。就这样,在运动员的刻苦训练和体育部的合理布阵之下,财金在运动会总能取得亮眼的成绩。

“财金之夜”是当年的文艺晚会。秦晔拿出手机,翻出当年表演的节目单,她一直保存至今,回忆着当年同学老师意气风发的模样。

“你看这些个熟悉的名字,陈雨露老师当年还是在职博士生,唱歌特别好听,虽然不识谱,但一开口就是美声。”

“这个姐姐是钢琴伴奏,后来应该是去美国了。”

“这是关伟老师,他是领唱。”……

说起当年的老师同学,秦晔的声音中透露着熟稔,仿佛多年的离别并不存在,毕业只不过是在昨日。她的面容洋溢着快乐,仿佛又回到了那些散发着金色光辉的夜晚。


大概,每个人的大学生活最后留下的记忆都是不尽相同的,而无论以何种方式度过大学时光,终究能够在大学里组合出属于自己的图画。正如秦晔,二十年后返校,告诉我们的故事里,一二·九的荣光、运动会的兴奋、春游的欢乐,还有食堂的味道,多姿多彩,构成了她身为财金学子的独特体验。


记者|李锦璇

94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