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动态

首页 > 校友动态 > 校友风采 > 正文

校友风采

【新京报中国人民大学校庆纪念特刊】人大老校长黄达:人大应永远做时代的弄潮儿

时间:2017/09/29 08:21:00 来源: 点击:

现年92岁的黄达,除了是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他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中国人民大学原校长。

1946年,黄达考入华北联合大学法政学院财经系,研究生毕业之后留校任职,直至199111月,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可以说,黄达见证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发展。

831日下午,在人民大学逸夫教学楼的会客厅里,黄达精神奕奕地向新京报记者回顾从陕北公学到人民大学的往事。

人大借鉴苏联模式


新京报:为什么中央决定在1949年独立组建人民大学?

黄达:1949年,新中国成立,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将提升为首位。在这个时候是建设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这就需要大量的、专门的建设人才。

中国原有的大学对于社会主义改造和计划经济建设没有知识储备,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为此需要求教于苏联。最初的设想是在苏联办一所大学,专门培养新中国派去的留学生,使他们迅速掌握社会主义改造和计划经济建设的理论经验。但估算之后,发现成本过高,而且规模受到限制。

中苏双方研究的最后方案是由在苏联莫斯科办大学改在中国国内办,苏联派遣全套教师和教学管理人才,完全按照苏联的模式,在中国建立一所地地道道的苏联式大学。苏联教师在讲授的同时培养中国年轻的教师,当时我们希望经过努力,中国人自己就能够独立支撑起这所大学。

新京报:为什么考虑到在华北大学的基础上建立这所大学?

黄达:华北大学当时即将结束,之所以选这所学校,第一,有革命办学的老传统、有创新办学的锐气;第二,有像吴玉章、成仿吾这样的教育家;第三,有一些能讲授社会主义革命理论的中年教师;第四,有一大批大学程度而又经过革命洗礼的优秀青年知识分子群体;第五,有现成的后勤保障系统……于是决定以华北大学为基本班底组建这所新的大学,同时把这所拟建的大学定名为中国人民大学。

新京报:中国人民大学成立之后,和陕北公学、华北联合大学、华北大学有什么不同?

黄达:从1937年陕北公学开创到1949年底华北大学结束,这12年是一个阶段。在延安、在抗日侵略者的敌后,在解放战争的硝烟之下,主要是短期培训,以革命道理武装从敌方争取过来的知识青年,并使他们迅速成为抗日骨干,成为建设新中国的骨干。没有考试,树立干革命的信念,就是毕业的目标。

而从1950年建立的中国人民大学,是为培养社会主义建设人才而按照苏联模式创办的正规大学。它的教育组织方式,比如招生、分系、课堂教学、考试,经过好几个学年的教学,学生毕业,走出校门……与西方的大学、与中国原有的大学基本相同,而与其前身陕公、联大、华大却不同。

新京报:在当时,与其他大学相比,中国人民大学在国内具有怎样的地位?

黄达:当时,社会上把人民大学总是排在首位,多年有人、北、清、师的排序。办学经费也给予优先考虑。

那时,各个大学的教师不少来到人民大学进修,人民大学的夜大学也是各校教师自我提高的首选。

从干部学校转为以学科建设为中心

新京报:人大当时是如何从一所招收干部独具特色的大学转型成为一所以社科为主的综合性大学?

黄达:中国人民大学从1950年建校一开始,就是按以哲学社会科学为主的综合性大学的路数办的正规大学,而不是照华北大学的路数办革命大学。最初的八大系,之后不久的马列主义政治理论各系,以及语文、新闻各系。可以说,今天系科设置框架的核心部分始终没有变化。

或许可以说,那时坚决贯彻的一切按苏联的样子办的方针,就定下了这样的命运

开始几年中国人民大学独立招生,主要招收年轻的干部,也就是具有相当高中及以上文化水平、跟着干革命的干部。但是,这种招收干部,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已经改变,改为全部招收应届高中毕业生。招生的区别不复存在。

然而,长时间里,校内外一些老同志,总觉得人民大学是党办的大学,应该有特殊使命,应该培养掌握国家命运的干部,如走高级党校的路子、办干部短期培训班等等。但这样的设想是不成立的:按高级党校样子办,无法与高级党校竞争。

新京报:当时哪些人认为上述设想不成立呢?

黄达:倒是教学骨干,渐渐从教学科研中体会到了应该如何办人民大学:正是从一开始就是走办正规大学的路子,学校一直以教学为中心。当时有规定,只要有课,任何重要的党政会议和活动都可请假;教师缺课,没有事先请假批准,无论任何理由,都不能免除处分。

以教学为中心,必然要求以学科建设为基础,学术的观念深入人心。于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初始发展,经过大跃进和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学校各学科都成长起来,有了自己的教学骨干,带头人在学术界也开始小有名气。

正是这些教学骨干构成了中国人民大学的真正生产力,他们自觉不自觉地主张,实际多年走的也是今后应该走的办正规大学的路子。在他们中间,也逐渐形成一种信念,中国人民大学在不依靠特殊照顾,甚至在社会科学被轻视的氛围中,完全可以坚持、发展,并在中国大学领域中取得自己应有的地位。

永远奋进在时代前沿

新京报:在你看来,中国人民大学继承了陕北公学、华北联合大学、华北大学的哪些特质?

黄达:继承如何理解?在1992年中国人民大学建校55周年之前,我们那时的学校领导班子曾反复想这个问题。

199254日,我为河南校友会纪念册题词:永远奋进在时代的前沿19929月,我为广东校友会题词:永葆中国人民大学奋进在时代前列199210月,我为校庆55周年展览题词:烽火中为民族存亡战斗成长的大学永远在时代的前沿开拓奋进。这些题词说明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过程。

1992111日,《永远奋进在时代前沿——在庆祝中国人民大学建校五十五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使我们最后明确,永远奋进在时代前沿应该是中国人民大学继承陕北公学、华北联合大学和华北大学传统的核心内涵。

我今天的体会是,不论过多少年,中国人民大学作为陕公、联大和华大的直接延续,回顾前辈所开创的路,我们应该更易于领会永远奋进在时代前沿的精神;但更应该努力的是:在不断前进的时代中自觉地以永远奋进在时代前沿的精神使学校持续保持开创、进取的锐气,在高等教育之中建树应有的功业。

新京报:这就是人大的精神吗?

黄达:是的,就应该是永远奋进在时代前沿

2012111日,在延安的清凉山,延安市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举行了陕北公学旧址暨中国人民大学延安教育基地揭牌仪式。在这个仪式上我有一段即席发言,也许可以作为永远奋进在时代前沿的诠释:

陕北公学和华北联合大学的校友们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陕北公学的精神应该怎样概括,怎样提炼?是不是对时代脉搏的敏锐体察和把握,是不是激情迸发地响应时代的召唤?是不是为时代的使命而全身心地奉献青春年华和毕生精力?是不是永远在时代大潮的前沿搏击、奋进,或者说永远做时代的弄潮儿?

原标题:人大应永远做时代的弄潮儿

本文来源:新京报中国人民大学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