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生活

首页 > 校园生活 > 正文

校园生活

“从交子、钱引到银会——宋朝川蜀纸币探析”读史读经典活动顺利举行

时间:2017/12/19 15:07:40 来源: 点击:

11月7日下午,“从交子、钱引到银会——宋朝川蜀纸币探析”读史读经典活动在明德主楼603C书香财金活动室顺利举行。本次活动由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人事局副局长(挂职)、中国经济史学会理事王文成研究员主讲,财政金融学院何平教授主持。

1125522003_副本

王文成研究员按照历史发展顺序,梳理了宋朝的纸币从交子到钱引,再到银会的发展过程。北宋时期的交子,是1-10贯大额铁钱的价值符号,两年一界,新旧相因,定额发行125万贯,专门储备有铁钱准备金36万贯,准备金率接近30%。北宋末交子一度发行量突破2千万贯,在铜钱区内使用,导致严重贬值。大观四年(1110)被迫改交子为钱引,一度恢复了只发行125万缗,以50万缗铁钱作准备金,只限于四川流通的旧制。

282840161_副本

王文成研究员指出,南宋初年,宋朝再一次把钱引发行量扩大到了5千多万贯,以供籴本、给军需。纸币的数额在不断增加,铁钱不断减少,铁钱作为纸币准备金的作用越来越弱,铸造铁钱成了亏本生意,而盐酒等物及其价值形式——白银的大量流通,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维持纸币价值的作用。开禧北伐,吴曦降金,四川震动之时,钱引发行量突破8千万贯,全面贬值,而随后以金银大规模收兑、回赎,才恢复了钱引的价值;铁钱地位下降,金银地位上升,成为支撑纸币价值的主要准备金。南宋后期,钱引的发行量创下了16亿的天量,一贯钱引的价值已不足铁钱百文。钱引替代铁钱用于小额交易,浓缩铁钱价值功能消失。符号化的铁钱销铸为器,而贯文脱离铁钱的重量和枚数,成为纯粹价值单位。

1734585231_副本

王文成研究员提到,宝祐二年(1254年)更印银会,以一当百,收兑钱引,宣告钱引贬值100倍。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新发行的纸币——银会直接以银命名,可以与东南会子直接比较、帖换,通过银两作价等值,拆零等分银两。宋金元的易代中,银会最终取代了钱引。最后,他总结了川蜀纸币性质和功能的演化过程,提出纸币之锚从铁钱到银两的转变,标志着宋金对峙初期白银货币化实现后,货币标准的白银化在南宋与蒙元对峙的后期已初步完成。

2095459909_副本

何平教授对本场讲座进行了简短的评述,并提出区分和联系“白银货币化”与“货币白银化”的问题,指出白银货币化为白银从商品到货币的转变,而货币白银化强调从多种货币向白银主导货币的转变,并结合元朝的经济模式与当今经济形势对此进行了探讨。同学们根据讲座内容积极提问,王文成研究员耐心细致地解答了同学们提出的问题。同学们在浓烈的学术氛围中度过了一个半小时。